“双碳”目标机遇挑战并存 绿色金融潜力仍待进一步挖掘

  2021年亚太金融论坛于10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举行。在以“绿色金融助力‘碳中和’”为主题的全体会议中,多位业内专家及机构专业人士就“双碳”目标下绿色金融的机遇与挑战展开讨论。与会人士普遍认为,在“双碳”目标引领下,我国绿色金融发展迅速,不仅规模越来越大,而且产品也越来越多样化。不过,金融业支持低碳转型、实现“双碳”目标依然任重道远,需要进一步激发绿色金融发展的潜力。

2021年亚太金融论坛举行“绿色金融助力‘碳中和’”主题全体会议。

  我国绿色金融体系发展迅速

  在“双碳”目标引领下,“绿色金融”也在金融领域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和关注,当前我国绿色金融发展也取得明显成绩。

  多个数据显示,我国绿色金融发展迅速。中国人民银行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末,中国本外币绿色贷款余额达14万亿元,同比增长26.5%。今年前8个月,中国绿债发行规模超过3500亿元,同比增长152%,超过去年全年发行额。其中碳中和债券累计发行1800多亿元。

  “中国绿色金融的发展在过去几年取得了非常大的进展。”中美绿色基金董事长徐林表示,从部委到各级地方政府都把绿色金融发展作为重要发展方向进行推动,因此中国绿色金融产品越来越多样化,从最初的信贷产品到债券,再到ABS,绿色基金、碳中和基金等,而且规模也越来越大。

  中邮理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吴姚东表示,当前邮储银行已经把气候友好型银行、绿色普惠银行当做自己的发展目标,在董事会甚至是部门层级都确定了绿色管理机制。

  金融支持“双碳”目标任重道远

  经济参考报社党委书记、总编辑张超文表示,目前我国已初步形成支持绿色金融发展的政策体系和市场环境,绿色金融在推动经济绿色转型过程中发挥着重大作用,但不容忽视的是,金融业支持低碳转型实现“双碳”目标依然任重道远。

  金融专业人士朱云来指出,绿色金融发展需要系统的方法、系统的标准。具体而言,绿色金融需要对经济活动和碳排放活动等有系统化观测和数量化基础,投资机构也需要了解绿色投资、以及投资的理念和框架。系统化数据对于绿色金融很有必要,当前绿色金融总体规模不大,仍需要继续试验和完善。

  吴姚东表示,绿色价值转换成经济价值中的定价机制没有完全形成,相关市场也需尽快建立。徐林则认为,当前绿色金融领域仍然较为依赖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等产品,而实际上不同项目需要不同期限的产品来匹配,因此需要更多元化、多样性的产品去满足实际生产需求。

  亚太金融论坛主席,大和总研理事长、日本央行前副行长中曾宏(Hiroshi Nakaso)也以日本为例,对中国绿色金融发展给予了建设性和参考性意见。他认为,在碳中和实现期间的过渡性融资十分必要。日本全行业要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这意味着要进行大量投资,不仅需要绿色投资,也需要相关过渡融资来支持。“过渡融资之所以具有必要性,是因为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需要进行转型才能够完全变成绿色发展型公司,但这一过程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因此需要给予中小企业更多帮助。”他表示。

  徐林也表示,从我国资源禀赋看,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煤炭和煤电的开发将仍然持续。但是同样是煤电项目,如果是煤炭的清洁利用,燃煤效率可能提高5%。这样的项目采用了更好的技术,也具有绿色影响力。这类项目符合中国现有发展阶段的实际,同样值得投资。

  政策要灵活包容

  与会人士也认为,碳中和目标是保证未来经济平稳发展、人类活动顺利进行的重要条件,而实现这一目标也将对一国经济潜在增长产生正向贡献。不过,实现这一目标需要科学有效地把握推进过程,以平稳、逐渐改进的节奏完成新旧转换过程,相关政策要具有一定灵活性和兼容性。

  朱云来指出,随着能耗不断增长、排放持续增加,科学界也越来越意识到人类活动对自然环境带来的影响和冲击。只有改变这些做法,才能够保证未来的社会和经济的发展,甚至是社会和人类的生存安全。

  中曾宏表示,从经济学角度看,促进国家经济增长尤其是中长期增长,在供给侧方面国家需要增加劳动力、资本投入和技术创新。“在我看来,其中‘资本扩张和创新’和‘实现碳中和’非常契合,因为这一进程中需要大量的投资和创新,开发新的能源。所以实现碳中和是非常好的战略,对一个国家发展潜力将产生重要提升。”中曾宏称。

  朱云来指出,需要科学有效地把握碳中和的推进过程,以平稳、渐进的节奏完成新旧转换过程,尽量减少对经济增长进程的影响。“目前来看,一方面立即抛弃或是停止使用传统能源不现实,另一方面,如果长期不改变,甚至是变本加厉,传统能源越烧越多,也不是一个可行的路子。”朱云来表示,目前可选的路径便是通过市场化方法实现平稳过渡,逐渐改变过去对碳类能源的依赖,加快使用其他新型能源,逐步减少对地球环境的排放污染,实现经济的平稳转型。

  “并没有一个方式或是标准能够适合所有国家或经济体实现碳中和的进程,因此要保证政策具有一定灵活性和兼容性。”中曾宏说。

  张超文同样认为,我国的资源禀赋和发展阶段与发达国家存在差异,因此我国实现碳中和的历程也更艰辛。他强调,只要能够减碳、提高能源利用率、减少碳排放,就是绿色的事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